刘响瑭最见不得女人哭,白衣女子这一哭,他的心瞬间软了。

其实,刘响瑭并不是没有色心,只是他从未经历过风月。

再加上美人主动投入怀抱,误以为有什么目的,所以一时才没有了主意。

待醒悟过来,正想准备配合女子的动作时,白衣女子突然一把推开了他。

刘响瑭有些狼狈不堪,索性把正人君子装扮到底,轻咳一声道:“姑娘的好意,我心领了,只是……我们军纪严厉,有些事情不方便做。”

不得不说,坐怀不乱柳下惠,真是绝种好男人!

这等场面下,刘响瑭越是表现得憨厚,就越讨女人喜欢。

“你不想要,我偏要给!”

白衣女子在心底冷笑一声,她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,手中突然多出一碗酒。

“既然大哥看不上小妹,小妹这里有一碗珍藏了百年的石斛泡酒,请大哥喝了,算是小妹为你壮别。”

听到这里,姑获鸟忍不住了,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“石虎泡酒?石头做的老虎,还能泡酒吗?”

这也难怪,姑获鸟没去过人间世界,自然不知道石斛是何物。

刘志恒显然也不知道,苦笑一声,看向叶凯道:“大师,那东西究竟是何物?”

看到大家全都看来,叶凯知道必须解释一番,才能消除众人的好奇心。

“石斛,九大仙草之一,简单的说,千年的石斛精,千年的山参精,千年的首乌精,能像白娘子那样化成人形,谁要是碰到它都是福气,要是能够制服它并且吃到肚子里去,这个人就必定能够延年益寿,长生不老。”

因而古谚云,铁皮石斛何处有?深山长寿村里求。

过去有钱人家生下孩子,第一口喂的水,便是石斛水。

人之将死,也要灌一口石斛水,所以石斛水称为救命水。

人间世界,相传古代的南方地区,村民们上山砍柴割草,不小心割伤手脚,用新鲜的铁皮石斛捣烂敷几天,一星期后伤口能完全愈合。如果是家里有人高烧不退,他们便剪下一枝铁皮石斛,用水煎煮之后,喝下去就好了,找不到铁皮石斛就只得用一般的石斛替代。

并且那些老字号的名牌药店,橱窗中,都要放上一棵数百年的老山参,一棵颇大的何首乌。

当然,还有就是用铁皮石斛卷成的铁皮枫斗,当镇店之宝。

叶凯解释完,众人恍然,原来石斛是一种药材。

姑获鸟尴尬的笑了笑,刘大志为了掩饰尴尬,又继续说了起来。

当天晚上,刘响瑭看着那碗酒,整个人愣住了。

那碗酒鲜红如血,猛然看去,样子有些怕。

刘响瑭十分懊恼,刚才没有抓住机会,也不管有毒没毒,端起来一口喝了。

烈酒下肚,刘响瑭全身上下,如烈火般烧了起来。

白衣女子视而不见,转过身,跨出了楼梯间。

刘响瑭像着了魔似的,一个箭步,紧紧的跟在她后面。

白衣女子来到了后院的马厩,刘响瑭跟到马厩后,对方就不走了。

朦胧的月光下,白衣女子开始宽衣解带,裙衣滑落,上身露出贴身的红肚兜。

那肚兜鲜亮无比,把白衣女子玲珑有致般的娇躯,紧紧的护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