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需要解决什么事件,能请你详细描述一下事件的经过吗?”毛利小五郎因为黑暗当中突然出现的闪亮图像而微微眯起眼睛,这样问道。

然而下一刻,听到了委托人的答复的他就因为惊讶而重新瞪大了眼睛。

“不不不,您误会了,我是不会告诉您究竟需要您调查哪一起案件的。”委托人悠悠道。“这起案件本身究竟指的是什么,同样在您需要做推理的范围之内。”

工藤新一皱起了眉头,而千羽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画面上的那个人的墨镜。

“让我们推理我们需要做什么样的工作?”毛利小五郎有些不满。“恕我直言,侦探的工作是从委托人那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情报,然后再去为委托人带回足够多的情报——如果您不对我们提供足够的信息的话,我们就算是侦探,也不可能带来足够让您满意的结果啊。”

“当然我会给你们一些提示,你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寻找我委托你们去调查的案件。”委托人继续说着。

“不过在这些提示之前,先给几位侦探一个非常宝贵的警示——无能的侦探,是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的。”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毛利小五郎感觉到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恶劣。“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?”

千羽将目光从屏幕上短暂转移到了自己手中的那条……好吧,仔细端详一下的话,与其说是手环ID,还不如说是一块手表一样的东西。

“当然是字面意思咯,请看这里。”委托人不紧不慢的声音让千羽重新抬起头——伴随着一阵雪花声,画面被切换成了四个明显放置在同一间牢房内的摄像头的图像。

而在这间牢房里,关着一个人。

“阿龙?”毛利小五郎喃喃道。

“您认识吗?”工藤新一连忙问道。

“啊,他姓龙,是我一个做侦探的朋友……”毛利小五郎很是顾虑地看着画面上那个人的身影。“他……”

“喂!”仿佛是感受到了镜头的切换——或许是给出画面之前为了对准这位龙先生而转动了摄像头,发出了声音。无论如何,龙侦探感受到了画面的切换,站起身,愤愤不平地挥舞着拳头,盯着其中一个摄像头说道。“我明明已经把调查报告交给你们了,到底还要把我关押到什么时候?”

而在他挥舞拳头的时候,工藤新一捕捉到了一个细节——他的手腕上,也有和他们一样的ID手环。

“龙侦探,”委托人的声音响起了。“很遗憾,你最后还是没能解决案件……”

“你说什——”龙侦探愤怒的声音还没有停住,委托人便继续说道。

“像你这样无能的侦探,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。”

一声清脆可闻的键盘敲击声响起,但千羽却没有捕捉到任何无线讯号。

但仅仅过了半秒,屏幕上,龙侦探佩戴着的手环就发出了响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